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
主題: 老胖寨的傳說

  • 故園飛雪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25575
  • 回復:1
  • 發表于:2020/1/11 16:22:38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麻江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
     麻江縣壩芒鄉甕址村老胖寨,明朝時期叫金竹坪,到了清朝道光年間,改名為“老胖寨”。

     道光年間,相傳金竹坪寨里有一個姓趙的老頭,名旺山,雖說結婚多年,膝下并無一子一女。不料,趙旺山天命之年剛過,妻子懷孕了,延續趙氏祖宗香火終于有了盼頭,全家人眼睜睜地等待著新人降生。

     趙旺山卻在妻子臨產的節骨眼上,偏偏患上了瘧疾,不幾天功夫,便駕鶴西去。趙家人哭得死去活來,把亡人裝殮入棺,請陰陽先生在楊梅坡半山腰擇了塊風水寶地,鄉親們前呼后擁把亡人抬出門。來到楊梅坡埡口,離葬地還有百米之遙,突然杠子和繩索齊刷刷全斷了,棺材掉在地上。正當人們猶豫不決之際,寨子里傳來消息,趙旺山老婆生了個十二斤重的胖子。趙家一死一生,眾人覺得十分奇怪,七手八腳就地把趙旺山安葬了,跑下山來看稀奇。

    人們紛紛來到趙旺山家,把門檻都踏癟了。襁褓中的嬰兒,長得肥頭大耳,面似佛爺,一副大福大貴之相。人們預言,這胖子將來必定是個響當當的大人物。趙旺山的老婆悲喜交加,聽著眾人的議論,順便把剛出生的嬰兒“老胖”。

老胖長大后,成了能挑千斤的大力士,每頓要吃二十多斤糧食,吃得一貧如洗。家里吃光了,就出門幫人打雇過日子。可是,他吃得太多,雇主們招架不起,最后沒有人請他干活了,只得天天上山砍竹子到鄉場上去賣,買些雜糧度日。

    一天,老胖上山去砍竹子。中午時分,熱辣辣的太陽烤得全身冒汗,便脫掉草鞋,躺在巖腳下呼呼入睡了。不一會,他感覺到腳板底一陣騷癢難受,從夢中驚醒過來,揉著眼睛,朦朦朧朧中看到一只花狗伸著長舌在不停地添著他的腳,氣得暴跳如雷,幾拳狠狠打過去,花狗倒在地上,沒了動靜,起身細看,打死的不是花狗,而是一只壯如水牛的花斑大虎。他靠野果充饑,夜宿巖洞,三天砍了一挑千斤重的竹子,把死老虎搭在挑子上下山來,村里人一看嚇呆了。

    老胖請鄉親們飽吃了一頓虎肉,便抬著竹子到樂平街上去賣。到了中午,老胖才把竹子賣完,來到東街口的燈桿邊,一個滿面橫肉的湖南打將蹲在街邊,身旁放了兩口寒氣逼人的大馬刀,面前畫了個圈,許多人小心翼翼地繞路而行。老胖東張西望,一不留神踩進了圈里。打將怒吼:“別動!今天你是第一個踩進我圈里的人,把身上所有的銀子拿來。要不,打得贏我你走人,否則你死到臨頭!”說著一手指著老胖的鼻梁,一手提著大馬刀。幾個好心人勸打將饒老胖一回,打將哪里肯聽,口出狂言要不了銀子就要命。人們身上冒著冷汗,看著怒眼圓睜的打將,顯得無可奈何,料定老胖必死無疑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    老胖站在圈中不慌不忙,對打將說:“我沒銀子,要打隨便你。肚子餓了,吃點東西再陪你打,行不?”打將同意了。正好街心有一個老太婆在賣泡粑,老胖走上前去說全要了。老太婆不相信,說:“竹籃里是十斤米做的泡粑,要是你吃得完,我一文不要你的;要是吃不完,你付我雙倍價錢。”老胖同意了,一口一個泡粑,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不一會,竹籃里只剩下三個泡粑, 老胖撿進衣兜,又在桌上撒了幾錢銀子,來到燈桿下。圍觀的人們一下子散開,讓出一片空地。打將雙手抱拳,說:“小子,我先出招還是你先出招!”老胖說:“你是客人,你先來。”打將第一招來個“野馬騰空”,跳入半空里呼地一聲雙腿踢來,老胖側身躲過,打將穩穩落在地上,旋風般又使出第二招“黑熊摘桃”,亮著長滿粗繭的雙掌閃電般劈來。老胖輕輕一跳,飛翻打將頭頂,蹲在街心。打將又使出第三招“餓獅抓鷹”,老胖倒退三步,掏出三個泡粑,猛地向天空一拋,打將誤以為老胖認輸,丟的是銀錠,抬頭仰望,又俯身去撿。說時遲,那時快,老胖飛身來個“猛虎撲食”,抓住打將雙腳,高呼一聲“嗨”,打將的身軀瞬間被撕成兩半,血淋淋摔在地上。人們嚇得牙齒打顫,全身抖得搖搖晃晃,東倒西歪。老胖出了名,湖南打將從此不敢來樂平街搬弄是非了。

    樂平街南面的土司城,經常遭到附近一支鬼施部落的侵略,鬧得人心惶惶。湖南打將碎尸街頭的事情傳到了宋土司耳朵里,他想請老胖當武將,特意到金竹坪登門拜訪,把老胖請到土司城喝酒,說由于公務繁忙,田壩中間還有一塊八十挑米的印田沒有耕種,趕牛進去犁田,又怕損壞四周的秧苗,不知怎么辦才好?老胖說只要管吃管喝,天大的事情都能完成。宋土司爽快答應了老胖的要求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宋土司請老胖吃了一頓大魚大肉后說,印田需要一百挑糞,先挑糞再耕地,宋土司叫幫工找來一對糞籮。老胖嫌太小,不適合,翻坡回金坪抬來了一對糞籮。兩只糞籮大如糧倉,扁擔是一根粗如房柱的青杠木。土司心中暗自高興,老胖真是一位天生的將才。一天過去,老胖一共抬了八挑糞,印田里堆得如同一座座小山。

    第三天早上,老胖牽著牛,扛著犁頭,跟著宋土司走進了田間,遠遠望見印田處在壩子中間,四周插滿了綠茵茵的秧苗,田坎路又窄又薄。人們知道宋土司考武將,從四面八方趕來看熱鬧,立刻站滿了高處的土丘。

    宋土司呵呵大笑,說:“老胖,牛踩壞秧苗,你要賠償;你踩壞秧苗,不要你賠!怎么樣?”老胖答應道:“行!”說著,挽起褲腳,把犁頭捆在背上,然后將頭伸進牛肚皮底下,高呼一聲“嗨”,雙肩扛起了千斤重的水牛。那水牛受了驚嚇,四腳亂蹬,拼命大叫,老胖緊緊抓住前后腳。走不到兩丈遠,水牛動彈不得,便服服帖帖地趴著任由擺布。圍觀的人們一個個目瞪口呆,嘖嘖地夸獎老胖是個神人。

    老胖當上了武將,叫宋土司打造了一口重五十斤、長三尺刀,整天扛在肩上四處巡邏。虎視眈眈的鬼施部落派了探子來偵察,看見老胖的那口刀,屁滾尿流跑回去稟報。鬼施部落頭領聞風喪膽,不敢來作亂了。土司城平安無事,老胖過得逍遙自在,每天吃一斗米煮的白飯,十斤豬肉,十斤酒。日子一長,宋土司認為天下已經太平,養著老胖是一種負擔,便賞一些銀兩,打發他回金竹坪去了。鬼施部落頭領得到老胖離開土司城的確切情報,暗自竊喜,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深夜,兵分三路偷襲土司城,不但燒毀了所有房屋,而且把宋土司也殺害了。老胖聞訊趕到燒焦的土司城,從燙手的瓦礫中找到那銹跡斑斑的,便扛回家去茶飯不思,悲憤交加,不久后大病一場,含恨撒手人寰。老胖無兒無女,光棍一條,但是因為他的勇猛,著實令人敬佩,趙氏家族湊錢請風水先生看期擇地、繞棺辦靈,請四方八面的鄉人攏來殺豬宰羊,喝酒吃肉,辦了上百桌酒席,為老胖風風光光進行厚葬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    嘖,嘖!各位看官,不說不知道,說來你要嚇一跳。我說的盡是些民間上不了正史的軼聞怪事,本故事至今仍是千古之謎。出殯那天早上,本來是晨光一片明媚,天空萬里無云,碧天如海,眾人看著從未有過的好天氣,笑嘻嘻夸獎風水先生遠超三國諸葛亮,技壓明朝劉伯溫。人們酒足飯飽之后壯起豪膽,男人吹吹打打,女人流眼抹淚,一同跟隨抬棺材的大力士來到觀音山半山腰上。棺材剛放在地上,一股青煙從山尖冒出,遮天蔽日,頓時烏天黑暗,如同夤夜。半袋煙功夫,老天才回過神來,漸漸恢復了光明。緊接著又是巨大的雷聲,山崩地裂一般從頭頂上掠過,霎那間,叢林中撕開了一條二華里長、三尺余寬深不見底的大裂縫,棺材陷入縫內,不見蹤影。山上巨石滿天亂濺,送葬的人們立刻嚇得魂不附體,牙齒打擅得嘴巴發麻,哪里還顧得上五陰六陽?百余親朋,一個個喊爹叫娘、提著褲子竄下山來。

    后來,人們為了紀念老胖,崇尚他的威名,把金竹坪改為老胖寨,從道光年間一直沿用至今。

 

2019年12月5日星期四

  
  • 人民群眾
  • 發表于:2020/1/17 11:59:42
  1. 沙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壩芒歷史故事多
不做表面文章能為民請命的人才可給百姓公平公正公開透明的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43df06a12cdb8fcd0b249d46f72670eb
国产中文字幕乱码免费